<track id="oGquOWF"></track>
  • <track id="oGquOWF"></track>

        <track id="oGquOWF"></track>

        1. 你最想把哪首歌的歌词扩写成一篇小说?

          0.

          公公他偏头痛公公他偏头痛说银两不够重

          最近刘公公很头疼,新的笑话怎么讲皇上都板着脸,跟自己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御前侍卫老王偷偷告知他,“这两天知妃乎妃者妃也妃都大姨妈,不便利那啥,皇上都是自己解决的,能不板着个脸嘛。”

          “不便利啥?”

          “你懂的。”

          “我懂你个瓜皮哦?”

          1.

          我是个穷秀才中状元考进来

          深夜。

          初春的北京城透着凉意,风哗啦啦的摇着窗外的梧桐,偌大的府邸只有苏南一个人。

          他在喝酒。

          酒自然是好酒,陈酿十年的竹叶青,旁边放了两碟花生米。

          苏南是新科状元。

          三日前,当今圣上在太和殿当众发布了今年的殿试成果,他是一甲第一名。

          这个成果没什么好惊讶的。苏南来自三千里外的小山村,一路艰巨险阻,不为别的,只为状元而来。

          世人皆对科举趋之若鹜,百万读书人寒窗苦读之乎者也数十载,一身正气两袖清风,未高中前认为清廉,大言不惭“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其实谁不知道俗世凡人的那点警惕思呢,都是为了钱。

          除了苏南。

          其实苏南很穷,父母都是饿逝世的。

          十二年前,一场大蝗灾吃掉了四川几十里的庄稼。皇上惊闻灾变,拨大笔银粮赈灾,成果中途被官员中饱私囊扣了大半。元凶有谁其实世人皆知——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看山。

          可是没人敢说。

          那一年苏南九岁,他父母把最后的食粮留给了他。

          他的父母因钱而逝世,无数读书人因钱折腰事权贵,钱实在是个让人扫兴的字眼。

          所以苏南不为钱而来,他苦读十载只为杀人。

          2.

          那公公的人脉遍五湖通四海大内的高手坏砸朝廷的招牌

          全部朝廷还有几个不是刘公公的人?苏南不明白。

          但至少南瓜不是。

          南瓜是苏南同乡,三年前的进士二甲,如今已是户部尚书。

          苏南找到他表明来意。

          这,恐怕不太好办。南瓜摇摇头,你有所不知,刘公公他......

          苏南又找了几位中间派的大人,成果无一例外。

          没有人愿意跟他一起上书,理由无非是刘公公势力通天,又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谁敢惹他?

          据说上一个参他的,被抓到东厂大狱里试了一遍酷刑,最后逝世无全尸。

          苏南想起了《论语·宪问》里的那段。

          “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自己寒窗十载考上状元,就是为了能扳倒刘公公。

          那么现在要回头吗?不能。

          愣头青也好,逝世头脑也罢,人总要做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事。

          等着吧,刘看山。

          虽千万人,吾往矣。

          3.

          在朝中如尘埃没人理有人爱

          苏南彻夜收集材料,写下了数万字的奏折,直言刘看山之二十大罪状。就在他备好棺材,将要明日上奏的时候,南瓜突然来访。

          “你为什么读书?”南瓜坐下,自顾自的饮一杯酒。

          你又为什么读书?

          我读书的时候没想过能做这么大官,我那时候只是想能吃饱饭。

          你没想过杀了刘公公?

          想,当然想,做梦都想。南瓜把酒杯放下,可是你知道吗?我如果早早上书告他,现在坟头草都三米高了。

          人固有一逝世。

          哈哈,你说的对。

          南瓜又倒了杯酒,可是全部朝廷都是刘公公的人,我逝世了就没人再想着扳倒他了。

          还有我。

          你逝世了呢?

          苏南看着南瓜手中泛着光的酒杯,没有答复。

          奏折留着,我会再来找你的。

          4.

          公公贪污很凶那军饷被掏空

          三个月后,深夜。

          月色如水,北京城遁入逝世寂的黑暗,银色的大理石板泛着光,府邸里,两人举杯对饮。

          “昨日战报,西南用兵大败而归,皇上很赌气。”

          “这我知道。”

          “我手里有刘看山贪污此次军饷的证据。”

          “大事可期!”

          “有人跟奏才有把握,否则也还是盼望渺茫。”

          “难道还要等下去?”

          缄默。

          “不等了。”最后一个声音说。

          5.

          不害怕当权派上奏摺硬着来那公公站起来全部人快气坏

          6.

          三日后,文武百官纷纭跟奏刘看山。

          7.

          最近刘公公很头疼,自从苏南参了自己一本后,文武百官纷纭上奏,其中竟不乏自己一手带起来的人。

          不过皇上并未轻信谎言,还是待自己如初。想到这里刘公公忍不住冷哼一声。

          你笑什么呢?皇上放下手里的奏折,刘公公?

          没.....

          难道又有新笑话了?

          嗯......奴才今个儿是筹备了新笑话的。

          讲来听听。

          从前有一只南瓜特殊酥,后来它就变成南瓜酥了。

          哈哈哈哈,你这个笑话,有够难笑,来人啊,把他给我拖出去斩啦!

          公公!公公!公公!!

          公公他偏头痛 公公他偏头痛

          说银两不够重 公公公 公公公 公公

          公公贪污很凶 公公贪污很凶

          那军饷被掏空

          后宫有 佳丽三千 却不能碰

          紧挨着灯笼 这十年苦读无人能懂

          春夏秋冬

          无奈这夜晚寒风却穿透了屏风

          吹几页刺客列传我淡定背诵

          平仄先搞懂诗词歌赋才干够通

          书法的篆隶楷行草乃是基础功

          过眼的繁荣朝代更迭来去促

          法家的内容 道家的从容

          儒家的宽容 这些都该懂

          我是个穷秀才 中状元考进来

          却一直状态外 被宦官所陷害

          那公公的人脉 遍五湖通四海

          大内的高手坏 砸朝廷的招牌

          公公他偏头痛 公公他偏头痛

          说银两不够重 公公公 公公公 公公

          公公贪污很凶 公公贪污很凶

          那军饷被掏空

          后宫有 佳丽三千 却不能碰

          公公 公公 公公 公公 公公 公公

          我进京赶考

          免不了学而时习之的 摇头晃脑

          东方的琴棋书画比西方有情调

          弹琵琶古筝我的调调给力主要

          再感激各位乡亲还有父父老

          供给我盘缠设宴招待外加水饺

          老子我读了老子老聃出关逍遥

          我说道可道 你说非常道

          我说风萧萧 你说你知道

          我是个穷秀才 说道理明黑白

          在朝中如尘埃 没人理有人爱

          不害怕当权派 上奏折硬着来

          那公公站起来 全部人快气坏

          公公他偏头痛 公公他偏头痛

          说银两不够重 公公公 公公公 公公

          公公贪污很凶 公公贪污很凶

          那军饷被掏空

          后宫有 佳丽三千 却不能碰

          公公公公公公 公公公他不靠谱

          百姓们在歌唱 他下台一鞠躬 躬

          公公公公公公 公公公他不靠谱

          百姓们在歌唱 他下台一鞠躬

          他下台一鞠躬 他下台一鞠躬

          【完】